Sunday, April 08, 2012

普吉島, 曬黑不是沒理由的 EP.04

2012年3月10日, 星期六, 超級大晴天.

待在巴東幾天後, 是時候要轉移到其他地區開拓了.


順道要將被人凹的明信片寄出去. 幸好找到郵政局的時候還沒休息, 不然可要等到星期一才能夠完成任務. 泰國寄到其他國家的明信片郵資是15泰銖, 跟馬來西亞的郵資相比就貴多了.  我還蠻佩服自己能夠將這麼多張, 寫滿滿滿的字, 看來我廢話的功力還沒衰退嘛.


辦完要事後, 便轉到位於巴東海灘旁的巴東巴士站, 從這兒我們將出發到今天的目的地 -- 普吉鎮 (Phuket Town). 根據不靠譜的觀察, 每廿分鐘會有一輛巴士出發到普吉鎮, 最後一班車是六點出發 (車掌說的). 車資為每人25泰銖, 單程路途大約花費四十分鐘.


巴士內部算廣闊, 還備有風扇. 我們出發的時候因為乘客不多, 挺舒適寫意, 回程就比較擁擠. 往返巴東-普吉鎮的當地人和遊客都普遍上是用巴士, 因為同樣的路途乘搭的士必須得花費300-400泰銖, 比較之下巴士就省多了.


與巴東的繁忙熱鬧不同, 普吉鎮寧靜多, 也比較像是泰國當地人的生活環境. 甫抵達, 我們便找到一家販賣豬肉麵的店, 而且還是一位少女料理的 (重點!?). 他們家的豬肉麵吃起來好像紅燒肉板條, 但可是很好吃! 一盤40泰銖.

題外話, 我是看了這家店也有我上回合艾找到的好吃東炎麵一樣的標誌才進去的: 一個戴著廚師帽的圓形吉祥物. 我不曉得那是甚麼意思, 但我還會繼續把它做為一個選擇食店的參考標準.


周末的普吉鎮挺悠閒的, 車子也不多, 蠻適合我這樣的老人. 另外, 我發現普吉島販售的摩托車都相當有個性, 除了顏色都很顯眼鮮艷, 上頭還有著各式各樣的圖案.



閒逛普吉鎮的一小段路程, 可以見到觀音廟, 天主教堂, 回教堂, 清水祖師宮. 分屬不同宗教的場所, 相離甚近. 在這一片安寧當中, 讓你不禁懷疑, 那些整天吵吵嚷嚷的傢伙, 究竟是在吵個甚麼屁!


不如對你身旁的帥哥美女們投以微笑 :)


普吉鎮有相當數量的華裔. 根據維基的解說, 這是由於普吉鎮的興起與當初從檳城移居到這兒進行錫礦開採的華人息息相關. 因此, 普吉鎮華人氣息濃厚, 處處可見中華式的佈置和建築. 中文字的招牌不必說, 我們更是看到了一間華校. 當然, 市內也少不了一些英式殖民風格的建築物.


走著走著, 只是覺得天氣很熱而已, 怎知道氣溫原來已經達攝氏34.4度! 而且以人的心態來說, 不知道還好, 知道後整個心理狀態就糟糕, 一直在那想著: 好熱好熱好熱好熱, 反而更不好受. 但殊不知接下來的數天氣溫更是攀升到35-36, 幸好在我們趴趴走的前幾天都算好, 這表示老天爺已經很客氣了嗎?


後來天氣實在太熱了, 加上距離最後一班車的時間也愈來愈近, 考慮衡量之後, 我們只好儘量縮短探索行程. 不過, 這間經過的舊書店倒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店內簡單的裝潢, 幾個電風扇, 幾排架子擺滿了各地來的書籍, 牌子標識著English, French, German的語言分類. 整個環境靜靜地, 可是不曉得為啥, 就是會讓我想停下來看看.


探險終點站便是這個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 甚至還顯得有點殘破的安安旅社 (On On Hotel). 建於1929年, 它是普吉最古老的旅館, 並且尚在營業中. 《The Beach》也曾經在這兒作電影取景, 如果你想體驗當Leonardo DiCarpio的感覺, 可以嘗試在此投宿. 不過根據有投宿經驗的朋友說, 最好你是具備有背包客的心態會比較適合.

回程時, 我們碰到一位相當熱心助人的小弟弟. 本來想請他喝汽水, 但因為下車地方不同便無緣. 不曉得他現在怎麼樣.

後記:
回到酒店, 才發現自己暴露於日曬的部位都黑到一種很誇張的境界. 黃叔叔還調侃我怎麼不黏個月牙貼紙在額上, 馬上可當包青天. 雖然是我自己犯賤不塗防曬油, 但我沒想到, 也不曾把自己曬到如此的黑. 

後來回到馬來西亞, 每個熟人見到我的反應不外乎:
1. 你怎麼把自己搞得這麼黑啊!?
2. 你不知道有防曬油這個偉大發明嗎?
3. 你的牙齒變得好白哦.

4 comments:

  1. 哈哈哈~看来我错过了讨明信片的机会了!哈哈哈XD

    ReplyDelete
    Replies
    1. @市長大人
      沒關係, 機會尚有, 下次請早, 哈哈 :)

      Delete
  2. 看到你的旅游介绍令我心痒痒,以后有机会我们不妨一起同行!!

    ReplyDelete
    Replies
    1. @Edward兄
      沒問題, 還請你多多關照.

      Delete

夫君子之行, 靜以修身, 儉以養德. 非澹泊無以明志, 非寧靜無以致遠. 夫學須靜也, 才須學也. 非學無以廣才, 非靜無以成學. 慆慢則不能研精, 險燥則不能理性. 年與時馳, 志與歲去, 遂成枯落, 悲嘆窮廬, 將復何及也!

--- 《誡子書》 諸葛亮